江苏房产选购交流组

萨伏伊别墅平面图是建筑发展的缩影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点击箭头处“不死的小强”,关注我们哦!!



建筑百年掠影(1)


在人类历史上,最早那些号称“经典”的建筑物,大多是各个国家的宫殿、寺院(教堂)或者公共建筑,不管什么建筑,最后造什么样,都和投资人的财政实力和审美情趣息息相关的。建筑这件事情被赋予新定义,大致可以从20世纪初算起。因为到了20世纪,工业革命、技术革命一波波的开启,艺术和思想大爆发,一切的一切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林欲静而风不止——OO年代


1900年的时候,在巴塞罗那,48岁的中年建筑师安东尼奥.高迪面对的主要是两种投资人,一种是传统的那些出钱造别墅宫殿的达官贵人,另一种是集资建设宏伟教堂和公共建筑的教会和政府部门。



在当时高迪已经算是一个很牛的建筑师大V了,33岁就接受教会的委托,成为当地最大项目——圣家堂的首席建筑师,不过在面对第一类衣食父母时,他仍然做不到放飞自我,还得老老实实用传统手法替客户竖希腊柱、安三角楣、作罗马拱券(建筑物有定式,跟工艺与用户习惯有关,几千年来变化不大。


不过高迪有个狂热的投资人古埃尔侯爵,打年轻时就一直资助他,纵容着他在设计和施工上的肆意挥洒。小高完成的私人项目多半是老古投的钱,前后有古埃尔别墅、古埃尔宫、古埃尔纺织村和古埃尔教堂巴拉巴拉……这一年又准备在巴塞罗那郊外一座山坡上造富人区——古埃尔公园房地产成功的秘诀:敲黑板,地段+地段+地段)。这肯定是一个失败的房地产项目,去参观的有钱人都频频点头说好啊好啊好啊,每次来了都想买上一套,回去了再想想说我们又不是山羊凭什么让我们花了钱又天天郊区跑来回还跋山涉水呢?



这个选址失败的房地产项目,在建筑上的反响却很成功,斑斓的色彩+多变的造型,成就了著名的“塑性建筑”流派(为什么叫“塑性”,可以看看那些建筑扭来扭去的样子)。这个流派事实上还属于更加大名鼎鼎的“新艺术运动”的分支,在新世纪新技术、新材料的支撑下,这个运动宣称要完全放弃传统的装饰风格(主要就是大家眼下在欧洲旅行时看到的那些经典建筑),推崇全新、自然的装饰艺术,具体什么样直到今天也没人完全能说清楚,反正是要强调在建造中的工业化,和传统经典的建筑装饰是不一样的。


在当时,“新艺术运动”的大本营不用说肯定属于思维最活跃的法国巴黎,北面不远处的比利时布鲁塞尔从来紧跟在巴黎屁股后面,也涌现了大量代表人物和作品。这里可以放一个布鲁塞尔都灵路12号住宅的例子,大家脑补一下凡尔赛宫的样子做对比。



“新艺术运动”还包括了奥地利维也纳的“分离派”,其建筑主张是造型简洁和集中装饰,装饰主题采用直线和大片光墙面及简单的立方体(代表作是维也纳邮政储蓄银行,看着已经和后来风行一时的建筑“现代主义”如出一辙了。



“分离派”里最出名的是奥地利的画家古斯塔夫·克里姆特,他的画褒贬不一,死后还有几幅被党卫军当作春宫画焚毁了,但在市场上一直受到膜拜,直到今天还处于收藏界的金字塔顶层




无论建筑、绘画、文学还是哲学理论,古今中外都喜欢以“流派”来划分定义其风格和地盘。后人常常喜欢根据某位大师的作品,宏观地把他归类在某派别代表人物的位置,但在二十世纪初的艺术和建筑领域,当事人往往并不同意别人为他们贴的标签。后面说到的一些重要人物,往往都身背着好几个流派的头衔。


话说人类的知识基本都建立在前人的基础上,后者学习模仿前人在所难免;而新思想、新技术的引进和加入往往又是新流派登堂入室的契机。反正肩负“新艺术运动”建筑流派扛把子使命的高迪,在当时肯定无意开启一个“现代主义”建筑的新纪元,但他对传统建筑的反思与挑战,注定在建筑风格与材料革命上成为新世纪的领航者。


那些参观了古埃尔公园的客户都说小高啊这房子真心不错呢就是太远了点,啥时在市中心整一个呗?整就整呗!从此高迪放开了手脚,好多杰出的房地产项目比如米拉公寓、巴托勒公寓都是运作成功的商业作品。




近代欧洲文明的腾飞,相当一部分发生在普法战争(1870年)之后,被英法描绘得青面獠牙的德意志第二帝国事实上是一个很讲法制的国家,在当时除了把嚣张的法兰西第二帝国按倒在地摩擦了一番之外,真没干什么出格的事,打赢了之后除了拿回了两块争议的土地,让普鲁士国王在凡尔赛宫宣布登基当了德意志皇帝外,很快就打道回府了。



战败后的法国很快就回了血,焕发出了更大的魅力。在经典建筑成堆的巴黎,随着钢结构技术和建筑科学的日益成熟,某一天,一个触目惊心的庞然大物——埃菲尔铁塔忽然矗立了起来,在饱受了巴黎人的耻笑之后,最终被接纳为经典,可以说这是建筑现代主义真正打响的第一枪。



1900年在巴黎召开的世界博览会,昭示了西方文明的辉煌顶点,5000万人参与了盛会(OMG,想一想啊,2010年的上海世博会也只有7000万人参加哦)。钢结构在建筑中的运用越发炉火纯青,跨度115米的三铰拱结构建筑——世博会机械馆赢得了一片欢呼



还是这一年,在美国的芝加哥, 33岁的弗兰克·劳埃德·赖特初露头角,这位 “现代主义”主将之一早先是“摩天大楼之父”路易斯·沙利文的绘图员(建筑“现代主义四大天王”第一順位成功为西部住民设计了草原住宅(草原式住宅、罗比草原住宅),也为此后他的“有机建筑”风格打下了基础。




关于“有机建筑”的定义,和“有机蔬菜”一样容易造成歧义。所有的蔬菜肯定都是有机物,区别的关键是用的肥料是不是化肥;有机建筑则不太好确认,首先可以肯定任何建筑都不是有机物(门前院后的花花草草不算),但理论上有机建筑应该是和环境融为一体的状态,就好像自然生长在自然当中一样…




1900814日,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英、美、德、法、俄、日、意、奥八国联军锃亮的战靴踏进了北京城,一个羸弱的巨人从历时几千年的封建社会正式走向了半封建半殖民地的社会。“半封建半殖民地”这个教科书里的说法,也以一种独有的风格,在相当一段时期里存续在清末和民国的各类建筑中。


西风东渐带来的影响,首先产生影响的地方肯定是在远离帝都的南方。被“新艺术运动”唾弃的西方古典建筑元素如:檐廊、立柱和三角楣等等,在广东、福建及海南等和南洋接触的侨乡里大行其道。在这些区域,土著与客家人的战争持续了几百年,惨烈程度完全不亚于国与国之间的杀戮。


新发展的混凝土技术,让原有的砖木、夯土工艺锦上添花,村镇之间出现了防护更为严密的新型碉楼。



广东开平碉楼是乡土建筑的特殊类型,集防卫、居住和中西建筑艺术于一体的民居,包括了古希腊、古罗马及伊斯兰等多种风格。




而在十九世纪中后期就开埠的上海、广州、武汉等地,以及二十世纪初被占的青岛、哈尔滨等地。西洋元素结合了中国传统建筑的特征,又演绎出了种种新的篇章。


说到近代的建筑和房地产,从世界层面也必须要提一下上海的。从十九世纪中后期起,世界各国的冒险家蜂拥来到了这个港口城市;太平天国和小刀会的战乱使大量的江浙人口迁移到此。二十世纪初,上海人口突破百万,住房供不应求。原本的滩涂和城郊荒地上开辟出了一条条新马路,横亘其中的田园、自然村落被开发商一一买断,一片片新的街区鳞次栉比、跃入眼帘(跟现在的房地产开发大致相仿)。



开埠后出现的早期石库门是最早的房地产开发成果,它具有徽派民居的砖木结构和硬山墙、罗马式的拱券与过街楼、希腊式的三角楣与花饰,各种时髦交替出现在同一空间,体现了世纪初世界各国文化趋于混同的大方向。上海圣约翰大学的格致楼,集罗马式的拱券、西班牙式的外廊庭院与中国的大屋檐、飞檐于一身,内部是传统的砖木结构,可谓中西结合的代表作,这种“黄皮白心”的风格也是之后几十年“民族风”建筑的主旋律。



在这批早期的开发商当中,必须要提及的是上海滩大亨哈同和他的夫人罗迦陵,除了买下了半条远东最著名的南京路以外,他在现静安寺周边修建的300亩巨园——爱俪园,承载了中国近代史上的诸多大事件;而这座消逝于半个世纪之后的近代第一名园,也只在照片里残存了几处中西合璧的场景以供缅怀。




新思想的孕育和诞生——1O年代


1911年,年仅28岁的瓦尔特·格罗皮乌斯“现代主义四大天王”第二位出场)跟汉斯·迈耶合作完成了现代派建筑的代表作——法古斯鞋楦厂从照片就可以看出,这房子放在今天也时尚得很,事实上这是现代主义建筑与工业设计中的里程碑,之后至少有几十万幢建筑是脱胎于这个设计的,而且几乎都没它设计得好。格罗皮乌斯也是近代建筑大师中第一个男神,口才伶俐,外形你看照片就好了,所以后来的男神诺曼.福斯特一直把他当作偶像。




包豪斯男神天团


1919年,魏玛政府的内务大臣也是格罗皮乌斯的粉丝,撺掇魏玛大公建立了现代主义的摇篮——公立包豪斯学校,格罗皮乌斯当然是校长。直到今天依然有许多人认为,这个学院孕育了现代设计的思想模式,现代主义的作品(远不止建筑上的)正是由包豪斯开始埋下种子、并生根发芽……其基本观点有三:①艺术与技术的新统一;②设计的目的是功能而不是产品;③设计必须遵循自然与客观的法则。这些观点对于工业设计的发展起到了积极作用,使现代设计逐步由理想主义走向现实主义。




钢结构与幕墙技术进一步成熟,早期摩天楼的代表作——高241米,57层的伍尔沃斯大厦也在1911年于美国纽约开始筹建(18年后,这座城市又建成了102层的帝国大厦),很长一段时期里,这座哥特式建筑都牢牢占据着世界最高建筑的地位。



1915年,因为跟客户妻子搞婚外恋而身败名裂的赖特悄悄溜到了日本东京。此时的日本文化对欧美的艺术家和设计师有着谜の引力,尤其是浮世绘文化,更号称“新艺术运动”的灵感源泉。除了吟风弄月和闭关修炼,赖特还在此完成了东京帝国饭店。在消防和抗震设计上的超前意识,让帝国饭店在之后的东京大火和大地震当中安然无恙,为赖特进一步赢得了声誉。



多说一句,此时的赖特确实没别的地方可去。之前的一年,在欧洲爆发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在亚非欧美的其它地方,包括殖民地上的烽火也燃烧不息,所以在整个10年代中后期,除了一些新思想的诞生,也没啥排得上号的新建筑出现。



遥远的中国,基本感受不到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强烈脉动,但清政府的统治在1911年被推翻了。这一年,位于江苏东南的一个小县城——南通拥有了自己的城市规划:新建的民居将沿着城市中新辟道路按部就班地建造,号称“中国近代第一城”的南通有七项中国第一:第一所师范学校、第一所纺织学校、第一座博物馆、第一所刺绣学校、第一所戏剧学校、第一所盲哑学校、第一所气象站。从元大都之后已很少有经过缜密规划而建成的城市了,这项工作是在清末最实干的状元公张謇主持下进行的。



张謇少年成名,是各方延揽的大才子,但考运不佳,从16岁考到42岁都没中,后来他的老乡翁同龢直接坐在考场里收他的卷子,保送他入了进士,再做工作把他从第60名搞成状元。


清末起,政府官员有了出国考察的习惯,向外国学习的重要成果之一就是在中国陆续建起了很多公园——比较著名的包括北京社稷坛中央公园1928年改为中山公园)、上海的兆丰公园(后来也改为中山公园)、中国广州的中央公园和黄花岗公园等。




传统民居中庭院的相当一部分职能被这种新形式的公共集合点分散或者说是取代了,古老的《西厢记》故事在一种崭新的庭院形式中产生了诸多新版本,崔莺莺和张生们可以在远离长辈视线的风景中发展感情,据说广泛的自由恋爱就是自此蓬勃开展起来的。



当然,这也是城市化过程中土地资源的利用由分散走向集中的必然结果之一,对此后民居的营造模式也产生了深刻的影响,仅凭这一点似乎也要对公费出国击节赞赏。




联合大厦(外滩3号):中国第一个钢架结构的建筑,建于1916年,标志着中国建材的革命。目前已成为时尚地标,顶楼的豪华餐厅——望江阁号称外滩求婚成功率最高的地点。


百废待兴——20年代


20年代,一个名叫勒·柯布西耶的人登上了建筑史的舞台,现代主义应该也是在这个阶段走向了成熟。1922年,35岁的他出版了《明日的城市》一书,提出了“现代城市”的设想;次年,又完成了《走向新建筑》一书,为建筑的新模式提供了理论基础;1928年,他同格罗皮乌斯、密斯·范德罗1929年,在巴塞罗纳完成的国际博览会德国馆被称为“梦幻之作”)等人在瑞士组建了国际现代建筑协会。




在一战后的大规模重建中,以新技术支撑的现代主义建筑在欧洲兴起,柯布西耶是主要的倡导者,192830年,他在巴黎近郊完成的民居经典——萨伏伊别墅是现代主义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其意义远远超越了建筑本身。



萨伏伊别墅方形,高三层,体现了柯布西耶建筑的五大特点:(1)主要房间设在二层——来源于早期他参观修道院后,托起底层、远离喧嚣的憧憬;(2)屋顶花园——对自然的补偿,恢复被房屋占据的地面;(3)自由的平面——承重与分隔分离,空间划分灵活;(4)横向长窗——充足的光线和外景;(5)自由立面——摆脱古典主义构图。该作品堪称传世经典,被后来的建筑界大拿们各种仿制和致敬,但在当时也被屋主萨伏伊女士投诉超预算、屋顶年年漏水,是豆腐渣工程,最后被弃之不用了。


1925年,在巴黎举办的国际现代化工业装饰艺术展览会(The exposition des Arts Decoratifs),展示了看似传统却又创新的建筑风格,结合了钢骨与混凝土营建技术的发展,让象征着资本主义教堂的摩天楼技术进一步得到发展和升华。由此,引发了一个经久不衰的词语Art Deco(艺术装饰风格,确认过眼神,就是“新艺术运动”的延续),通常包括了以下8个特征:



放射状的太阳光与喷泉形式、摩天大楼退缩轮廓的线条、速度、力量与飞行的象征物、几何图形(鲨鱼纹、斑马纹、曲折锯齿图形、阶梯图形、粗体与曲线、放射状图形)、新女人的形体、打破常规的形式、古老文化的形式(金字塔)及明亮对比的色彩……不要嫌我啰里啰嗦麻烦,以上特征几乎都包括在这幢建于192631年,位于纽约曼哈顿的克莱斯勒大厦320米、77层)的顶部照片里了。这一时期,在纽约出现了大量Art Deco风格的建筑,这种纸醉金迷的气质在电影《了不起的盖茨比》中体现得相当充分。



值得一提,彼时的上海已经悄悄赶上了世界建筑的浪潮,据说全世界Art Deco建筑最多的城市是纽约,排第二的当仁不让是上海。


20年代末,随着国民政府对北洋集团的胜利大作战,文青们的“黄金十年”来到了。建筑开始被当作了一门正经学问,1927年,当时全国最高等的学府——位于南京的中央大学开设了建筑系,兼并了最早开设建设科的中国苏州工业专门学校。作为才子佳人典范的梁思成和林徽因夫妇是时代潮流的追随者,那一年,两人双双在费城宾夕法尼亚大学建筑系获得了学位,并于次年结婚。宾夕法尼亚大学建筑系在中国建筑界如同开挂般的存在,后来被列为中国建筑界“五大宗师”的,除了梁思成,还有童寯杨廷宝都打这儿毕业(三个人年龄相差也不到一岁);和童寯并称的“华盖三杰”的陈植、赵深也都是,基本可以组成一个建筑界的“宾大帮”了。


下图为梁思成和林徽因夫妇


从左到右分别为
童寯、杨廷宝、
陈植、赵深


同一时期,居住环境的科学性得到了肯定。战争的破坏固然使许多大名鼎鼎的宅子毁于一旦,也用另一种廉价的方式完成了旧城市的动拆迁。新建的民居以城市系统一环的面貌出现,都市在整体规划的指导下开发建设,从而具备了持续性发展的可能。


上海、南京等城市的官员经过大量的出国考察,从外国搬来一些诸如“都市计划委员会”的机构,又找来一大帮专家在地图上用红蓝铅笔描绘出新都市的美好未来,制定了大量如《首都计划》、《都市计划图》之类的城市规划,与此配套的专家团体如中国建筑师学会、中国营造学社也先后在上海和北平等地应运而生。这一时期,超级大都市上海至少产生了2810层以上的高层建筑。



1929年,国民政府制定了大上海建设计划,决定大规模建设华界。以江湾五角场为核心区建设一个现代化新市区,建设周期10~15年。到1937年,部分已经建成。


当城市规划从地图上的红蓝铅笔线条进展到了具体实施阶段,各类变化在沿市政道路或新兴商业街道旁的新建建筑上体现得尤为充分,南京的铁腕市长刘纪文借着迎接孙总理灵柩的因头,用了两个月时间完成了壮观的中山路的动拆迁,沿街形成的新的民居与公共建筑群为新的建筑方式提供了大好的创作环境与试点机会。


刘纪文不仅铁腕,且帅而有才,谣传他原本是宋美龄的初恋男友,事实上他当南京市长就是蒋介石推荐的,并且在那一年迎娶了美丽的新娘许淑珍。


南京1929年新建的中山大道,长度已超过当时世界上最长的第五大道,刚修完时种下的“法国梧桐”还完全没形成后来壮观的城市风景。似乎全国各个城市的中山路都是很宽阔的环城主路,也算是中国一景。


关注我们

及时获取

更多精彩资讯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