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房产选购交流组

拼命买房为哪般?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买房,究竟是恶梦?还是美梦?这个问题越来越严重地拷问国人。今天,一则《“六个钱包凑出首付”,但你靠什么养得起“六个钱包”》的文章走红网络,这无疑是将买房当成悲剧,乃至恶梦看待,文章深意甚至溢出文字,直指当今最敏感的多重社会现象。

       从目前的政策导向看,打压房价、限购政策红遍大江南北,即便这样,也难以改变国人的购房热情,在无数人狂呼“就是再降低房价也买不起”的同时,几乎所有具有相当条件、接近条件的人,仍然在想尽一切办法,买房。

        这是为什么?是什么能量在推波助澜?

        一、刚需

        社会普遍认为,包括结婚与改善的多重需要,迫使人们趋之若鹜,这是刚需。所谓刚需,无疑就是无条件的需要,这也是当代社会需求的形象词汇。

然而,如果说改善生活条件是刚需,那么结婚似乎是刚需中的刚需了。

       回顾历史,我们不难想起三十年前或者更早的住房状态,那时的人均标准是3平方米,这是政府定“面积”,那个时候的单位分房也是以此为标准的,当家庭平均住房面积超过3平方米时,就属于不具备分房条件。那个时候,结婚也没有什么单独拥有住房的奢望,能有一间房子作婚房就不错了。那个时候,住房还没有商品化,分房是唯一一个住房来源。在这个阶段的末期,商品房的概念形成了。1978年,邓小平提出“解决住房问题能不能路子宽些”,在中央召开的城市住宅建设会议上进行了传达,并首先在相对发达的城市得以实施。1979年,上海市中华企业公司推出20套住宅,全部销售给侨眷。1980年4月2日,邓小平同志又更明确地提出了住房制度改革的总体思路,提出要走住房商品化的道路,中央、国务院联合批转了《全国基本建设工作会议汇报提纲》,宣告住宅商品化的政策将得到正式实施。

        顺应历史,我们以三十年为阶段,体会一下住房的本质变化。三十年间:

        房价从每平米2000元上下,上涨到80000元以上,涨幅达到40倍。

        面积从人均基本需求3平方米,上升到30平方米(十五规划为22平方米)涨幅为10倍。

       工资收入(北京科级)从63元月薪,上升到6300元(约估值),涨幅为100倍。

        居住需要从有房住,到结婚需要独立住宅,实现质的飞跃。对居住面积的需求,直接提升为人均50平方米以上。

        从直观的支出看,改革初期一套满足需求的50平方米住宅需要支出10万元;目前的一套100平方米住宅需要支出700万元,涨幅为70倍。因为目前已经不建50平方米的房子了。

       从工资涨幅看,收入幅度高于房价、需求上涨幅度。说白了,房价涨幅没有超过工资涨幅。但是绝对值高了。当年年薪几百元,距离房价相差9万元;今天年薪近十万元,距离房价690万元。

        这就是刚需的内心数据。

        二、赌发展与聊信心。

        如果说当年买房无条件一次性支付的话,有一种形式可以支持,这就是按揭,然后分期付款。  我们以当前的贷款利率计算当年的情形,以首付3万元,贷款7万元的比例计算,月供约300元。相当于举全家之力首付和按揭月供。大约十年后,月供不变,收入由63元上涨为630元或更高,月供压力由收入的5倍变为50%;,再一个十年,收入约为3100元,月供约为10%;最后一个十年,收入达到6300元,月供5%或更少。三十年,从举家之力,到小菜一碟,这就是改革的力量。

        然而,若以同期的存款利息计算,包括零存整取等方式,将所有收入存款进入银行,这三十年的收入总额约为80-100万元。与支付一套50平方米住宅的差额是250万元;与100平米总价700万元的住宅,相差约600万元。

        这是事实,也是国人乐于接受举家之力也要买房的动力之一。

        昌隆曾经与买房的人聊,回答是,中国的开放与发展,至少还有三十年。如果说这是赌,不如说是看好了国家的发展与未来。难道说不对吗?其实,在这种良好心态的正面,是一种精心的计算,以及不离不弃的追求,这就是保值。


        三、不良心态与理性思维

        仍然是近日,另一篇文章也在网络上走红,这就是基于国家海南政策下的各种心态,文章的题目是《海南深夜宣布全域限购,数千亿炒房资金被“关门打狗”》。 随即网络以一篇《海南没有炒房客!你有资格当"狗"吗?》予以回击。

       纵观两篇观点截然相反的文章,我们不由得反思,是什么让国人有如此不良的心态?尤其是第一篇文章,那种吃不到葡萄说酸的心态昭然若揭,大有政策替其报仇雪恨之快。实际上,倘若理性地分析,这些人始终输在不良心态,始终在觊觎旁人的成功乃至耻笑别人的失败,忘却了自己止步不前,倒是千真万确的。

        纵观历史,我们还应当纵观历史中的国家态度。开放四十年,形形色色,五花八门的政策络绎不绝,用团结紧张,严肃活泼来形容一点不为过,在这个、这些政策支持下、支撑下,走出了无数富人,受到世人艳羡。留下了众多穷人,除了境遇的突变,更多的穷人是惰性的载体,说白了,是懒人。说“关门打狗”的人,很难说就是这群人中的一员,或者是穷人的拥趸者。而最大的一个群体,是二者之间的,能够靠辛勤确保财富保值的一群人。穷人的思维就是,只要你比他富,你就是富人,富人的钱都是带着血的,都是不法的。他们从来不去思考,政策给了他们做普通人的机会,说白了,如果当年你拥有一套100平方米的住宅,哪怕靠分期付款拥有,你今天也不会成为社会财富的弃子。

       不过,政策不会“说穿了”,有些政策需要悟性。这些人从来不学习,然后说,政策不好。如果你说股票投资人要学政府工作报告,他会向你吐口水,说你是胡说八道。  


        四、 炒房,利益博弈不可小觑

        中国的经济的确举世无双,举世瞩目,举世罕见。但是,如果没有利益集团的觊觎、盘剥和吞噬,这个建设会更好,社会和谐会更美好。这个所谓的利益集团为国家造成的损失,无法估量。最直接的例子就是,这种集团的成员渗透到了国家的最高决策、领导机构中,比如姚刚种种……。那么我们今天仍然要警惕此类人等的存在。以房屋政策为例,一个阶段的政策模糊,一个时期的政策冲突,都会或多或少地影响国家经济的稳步、健康发展。在过去的许多年,我们清晰地看到证券行业中的种种弊端,直接或间接地影响市场,一级或者二级市场。关键点位的多与空,都存在着信息交互中合法与不法的博弈。

        如今的房地产市场,仍然要警惕利益集团的黑手,是否在利用政府,火中取栗,博取最大利益空间。房地产的调控与否,房地产调控的程度,是否受到利益集团的左右,必须引起高度重视。要知道,资本始终与利益结合在一起,大的资本一定借助于政策的空当。如果政策不支持这得利益,他们会想方设法干预政策、绑架政策。当经济运作不足以形成波段,他们同样会想方设法创造波段,并在波段的底部入场。当他们已经清仓,他们会以百倍的精神想方设法作空,房地产也是一样。

       市场是否存在炒房的人?那要看市场的位置。早些年进场的炒房人,随时可以出售自己的房子,已经符合政策要求,不受政策限制,目前进场的,只能是刚需。炒房客目前要做的只有两个,一个是将房价压下去,寻找波段正轨;另一个就是研读政策,如果政策令房价不再下调,择机入市,并掀起下一轮房价涨潮。目前市场在哪里,请君自判。

       百姓拚命也要买房,或许正是基于这个道理。如果看不懂这些,但你对国家有信心,做个死多头,也是不错的。


九龙新城房价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