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房产资讯 >白岩松:为什么认为中国年轻人买房很神奇?
  • 白岩松:为什么认为中国年轻人买房很神奇?

    白岩松称中国大陆年轻人买第一套房子的年龄约在27岁到29岁之间,“这太神奇了!美国、德国、日本、英国都做不到。”白岩松曾看到一对北漂在京买房,代价是两人在农村的父母把房子卖掉,换了一个小的,“我说了两个字——混蛋。”

    这个问题的核心只有一个词:焦虑。老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他们看到了没房子的人是如何活着的,他们看到了最弱势群体是如何挣扎的,他们不想自己的后代也混成那样。房子对于中国人是一种终极的自我拯救,是当无法依赖制度的福利时,老百姓留给自己和后代的最后一点尊严。

      一个文明的高度,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它对待最弱势群体的态度。如果有一天社会能有宽容和善待流浪汉,如果有一天政府能保障最穷困人民生活的基本质量,老百姓还何苦去拼死拼活压榨血汗来自我拯救呢?年轻的时候,在美国看到流浪汉排队领救济,其中不乏身强力壮者;进一步,又听到各种有色人种钻法律制度空子享受福利的案例,那时我就想,美国人如此精于制度设计,又为何对这些吃福利的懒人视而不见呢?直到现在我才明白,美国之所以纵容这些懒人,是想依靠这些人来展示一个社会的下限,即向整个社会剩余的大多数人证明:努力奋斗吧,你混得再差,不过也就是福利懒人。一句话,福利制度设计的初衷,与其说是一种针对弱势群体的“福利”,不如说是针对那些构成社会中坚力量的阶层设计的一道保险。大家一看,原来这个社会的下限也还能够接受,于是也就不那么计较得失,不那么在乎利益。和谐和好,平等也罢,表面上维系的礼仪廉耻,盖因为其得失还不足以触及到焦虑的神经。故此美日居民的素质自然要“高一点”,他们自然“不着急”。

      反观国内的老百姓,看到的又是什么?碰瓷倒地老人,你可以说是骗子,路边磕头长跪的残疾人,你可以说是骗子,迁家荡产跳楼自杀的商人,你可以说是骗子……可我们不怕吗?我们不怕这些事终有一天发生在我们和我们的后代身上吗?当一个社会的体制不足以维系最弱势群体的生活质量和人格尊严时,其反射给整个社会其他阶层的强烈信号就是:一定要拼命抢夺一切利益,一定要拼命守住一切利益,一定要为后代留下一切利益。需要承认,这样的“焦虑”本身就是市场发展的巨大“动能”,只不过这样的“动能”背后,是老百姓对未来悲观的预期,我们看到房价嗖嗖长的时候,想的不是“未来会更好”,而是“现在不出手未来只会越来越差”。一言蔽之,中国式的发展,很大程度上是一种“焦虑式”发展。这样的焦虑体现在方方面面,从微观的生活细节,譬如抢座碰瓷,到宏观的以环境为代价的发展模式。至此,谁还会奇怪那些拼命买房的家长?那些拼命抢坐的老人?那些拼命挣扎的你我他?老百姓感受不到美日那样生活的安逸和平稳,自然觉得不幸福,自然要拼命去“抢”那些被普遍认为可以保障幸福的产品。其实说白了,治世老百姓抢房,和乱世流民抢黄金,有异曲同工之处,都可以被视为在一个缺乏体制福利下限保障的社会,为了维系生活和尊严而做出的奋斗。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