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高房价,我逃离了深圳

深悦会2018-08-22 15:49:47

这是青蓝妙微的第66篇原创文章

-1-

“房价太高,留下来太难”


最近,“逃离北上广”再次成为热门网络话题。朋友在微信上感慨地对我说,蓝,你离开深圳是对的。现在房价太高了,留下来太难了。


2015年上半年我生完孩子回老家休了半年产假,返回深圳是8月份,深圳的房价已经高歌猛进一发不可收拾了,我意识到,以我们当前的能力,深圳这辆车几乎是上不去了。


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心情很复杂。虽然之前也感觉买房很困难,但是总觉得再努力两年还是有希望的,而当这个希望成为泡影的时候,人反而变得镇定了起来。


家人让我们回县城去,五年前我们分期付款在县城买过一套房,房款已经付清,装修一下就可以住,也有一辆代步车,托亲戚朋友再帮忙找个两三千块钱的工作,过过小日子也还是可以的。


不用交房租也不用还房贷,离家又近,想想还是有些心动的。


2016年10月,我围着小县城晃了几圈,仔细思索了一番,还是把县城的房子卖掉了。2016年年底,我从深圳辞职回到了家乡的省会武汉,经过五个月的奔波,今年年初终于用多年的积蓄付下了房子的首付。


在离开深圳之前,有朋友不舍地挽留。好友晶晶还通过朋友、二手房网上帮我找房源,“要不先买个小的再说,或者等安居房,总还是有希望的啊!”


然而我还是毅然决然地离开了,我深知深圳的房价我已经是赶不上了,如果再不走,恐怕武汉的房价我也要赶不上了啊!

 

-2-

“房子是一个城市的车票”


为了一套房子,换城市、换行业、换工作,放弃所有的资源和积累,一切从头开始,到底值得不值得?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在如今的房价趋势之下,没有买房的人会越来越被动。如果现在买不起房,那么未来也买不起,这是极有可能的。这种可能性,足以成为像我一样出身自农村的年轻人的噩梦。


我们寒窗苦读十几年,日复一日在钢筋水泥的森林里朝九晚五地努力工作、勤俭节约,不就是为了改变自己的命运吗?没有房子,就无法在城市定居,而农村我们又早已回不去,未来又该何去何从呢?


每个农村出身的人,大概都有一个城市梦。


《平凡的世界》里的孙少平,历经种种艰辛,就是为了走出小山村去往更广阔的世界,而这个更广阔的世界,就是城市。


这部创作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小说,拿到三十年后的今天,仍然十分具有现实意义。许许多多像孙少平一样的乡村青年在城市里艰苦拼搏奋斗,不是为了改变世界,仅仅只是为了成为城市里的平凡一员。


曾经看过这么一句话,想实现一家人从农村走向城市的全过程,至少要经过三代人的努力。


年少时我并不懂得这句话的分量,走向城市有什么难的,一张车票不就够了吗?天大地大何处不是家。


后来我才终于明白,此车票非彼车票——香港人管买房叫“上车”,房子才是一个城市的车票。


他们还把刚需盘称为“上车盘”,意思是不管怎样先上车再说,上车了才有可能等到座位,不上车你永远都赶不上。这是香港人几十年的人生经验的总结,多么痛的领悟!


然而,高房价的今天,城市这辆车哪里是那么好上的呢,尤其是一线城市。

 

-3-

“房价之下,我不配为人”


前两天看了一篇文章,标题叫《房价之下,我不配为人》,作者讲述了自己在青岛买房的焦虑与困惑,她正在看房,但是“越看越绝望”。她去年想过买房,但首付不够没有买,今年再去看同样的房已经涨了一百万,更买不起了。而且就算凑出首付,每个月的月供也是难以承受之重。


作者的心情,我十二万分地理解,因为我和她有一样一样的遭遇。然而,这仅仅只是因为房价吗?身边买房如买菜的可大有人在。


我一个客户,夫妻都是大牌国企退休干部,女儿在四大银行之一上班,一家三口名下深圳加武汉的房产有七八套之多;我老公的一个深圳土著朋友,在城中村有一栋二十多层的楼专门用来收租,如果哪一天拆迁,可能就成为了又一个传说中的水贝村青年......


朋友番茄一针见血地说,说到底,现今买不起房无非就是三点原因:1、家世不好;2、能力不行;3、家世不好,能力也不行。


这句话听起来很残酷,也颇有些伤自尊,但真的就是那么回事。但凡家世好一点的,父母帮忙凑个首付提前上了车,又或者家世虽然不好但是能力不错,凭自己收入也能买得起。但是假如像我等出身普通又资质平庸之辈,想在一城市买房,谈何容易。


买房吧,很累。不买吧,永远上不了车。

 

-4-

“房子代表了你的阶层”


既然这么累,那可以不买房吗?高晓松不是说了,他就不买房,生活不止是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然而事实证明,他后来也买房了——就算他没有买房,他也具备随时想买就能买的能力,和我们已经完全不是一个层次了。


那么,我来告诉你一个残酷的事实,有房和没房,到底差别在哪里?


首先房产在某种程度上代表了你在这座城市的阶级——有产阶级和无产阶级,城市在用高房价无声地驱赶着你,无时不刻地提醒你,你并不属于这里。


如果你能力并不比别人差,别人买了房而你却买不起,那说明拉开你们差距的是你的父辈;如果你这辈子都买不起房,而别人已经在一线城市有了多套房,那么你的孩子又与他的同龄人拉开了差距。


一代又一代的差距,累积起来,就叫阶级。高房价,残酷无情地炸出了你的阶级,让你无法回避。


朋友番茄曾给我分享过天涯社区的一张图,作者把中国社会分为三个阶层九个等级,1-3级是社会的上层;4-6级是社会的中层,而7-9级是社会的下层。

引级

1级:国家委员、常委。

2级:省部级干部、大权贵、富商、大银行家。

3级:一般省部、副省部、特别实权的局级,或是大企业主、一般权贵富商、名牌大学校长、中等银行家。

4级:一般地厅级、实权县处级、院士、大教授、高级职业经理人、名医名律师、高校校长、演艺明星、知名作家、中等企业主、小银行家。

5级:小企业主、普通处级副处级或实权科级干部、教授、中等职业经理人、大城市多套房地主、二三线明星、小有名气的医生律师工程师。

6级:普通公务员、主流企业职员、高校青教、普通自由职业者、一般医生律师、一般工程师、大点的个体户。

7级:普通企业工人、边缘化的体制内、小个体户、城市底层土著、富裕农民。

8级:血汗工厂工人、普通农民。

9级:大城市底层失业人口、偏远贫困山区农民。

 

朋友番茄说,知道我们为什么活得这么累吗?因为我们都出身社会底层,想要上升就得付出别别人更多的努力。如果现在回到农村继续混8级,农忙时种种地,农闲时打打牌,不累的。


这话我深以为然,想起多年前看过一张《和谐拯救危机》的光碟,是净空法师的讲座,其中有一句话印象极为深刻:现代人之所以活得累,因为他们总是想改变自己的命运。


改变命运,哪有不累的呢?

 

一线城市去还是留,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去留的结果也得当事人自己承担。作为一个逃离深圳的人,我想说的是,人往高处走,水往地处流,选择你能选择的,承受你能承受的——毕竟我们所做的一切选择,都是为了追求更美好的生活。


-END-


作者:青蓝妙微,半吊子编剧,伪情感专家,写走心原创,分享生活感悟,与你一起成长,共同抵抗这乱糟糟的世界。微信公众号:青蓝妙微(qinglansz)。


长按二维码关注识别关注青蓝

你的转发与分享是对我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