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房产选购交流组

上海买房故事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或许,每座城市都有这样三种人:一种是土生土长的男男女女,他们中的老一辈见证了城市从落后走向繁荣;一种是在城市的发展期来到这里的人,那时的城市年轻,充满了机遇和挑战;最后一种是刚来这座打拼,寻找目标的人,他们眼里的城市已经发展成熟,几近饱和。


傍晚5:30,天空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路两旁的路灯已经开启,南北高架、延安路高架上车辆川流不息,地铁站人潮涌动,挤满了人……



买了房,目标更明确


今年65岁的张明和老伴正在厨房里忙碌着,择菜、洗菜、热油锅、做菜,等待着女儿一家回家吃饭。老两口住在永业大楼,这是一幢位于繁华的淮海中路雁荡路西南隅的转角公寓;这座城市每天都在上演着快节奏,淮海中路人来人往,车水马龙,汽车伴随着滴滴的喇叭声驶过,热闹非凡。



张明是土身土长的上海人,生于50年代。


1976年“大革命”后,他在黄浦区药监局工作,一家人住在单位分配的18平房子里,一层3-4户人家,几家人家一起共用厕所和厨房,这毕竟不是自己的房子;他勤勤恳恳工作,但收入勉强维持一家的生计。


80年代初期,改革开放的浪潮席卷上海,他背上行囊,第一次离开家乡下海经商,当时的步伐只停留在新疆,来回奔波,当时的他一心一意要给家人更好的生活。


80年代末期,他在永业公寓买了一套房,一家三口从逼仄的福利房搬进了这个60平的家。



买了房后,他工作起来更有了目标和动力。90年代初期,生意的范围从新疆扩展内蒙、银川甚至是其他地区。短短5年间,他也从个体商户转变为企业法人,在上海开办了自己的企业。


90年代末至今,他一直待在上海经营公司,手里的业务也交给了女儿女婿,很少去外面跑业务了。


90年代,外环外地区还是一片荒野,而现在上海的基础设施建设也更加完善,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家中的房产也从1套变为了4套,他先后在内环内、外环外购置了3套公寓和1套别墅。


如果让时间倒流到70年代,他从未想到该如何致富;或许他仍安安稳稳的当一名公务员,直至退休。“在买房前,我准备金盆洗手,买了房后,却发现工作有了目标,我可以做得更好、更大。”


买了房,才是上海人


在居住上海近30年的“老上海人”眼里,上海是一座理想的城市,在这里能收获成功,它意味着机会、希望。只要努力,一切皆有可能。


在黄浦江的另一头,家住浦东北蔡紫叶东园的周芳一家正在与在北京读研的儿子视频聊天。周女士一家住在紫叶花园已经12年了。


90年代初期,刚刚毕业的周芳从武汉来到了上海,她对这个大都市怀着一丝憧憬,他不想离开,她想在这儿结婚生子,有自己的房子,成为一名真正的上海人。


她还记得刚来到浦东时的情景;“浦东是上海的落后城区,没有高楼大厦,渡口繁忙,弄堂狭窄,居住环境局促,道路泥泞,每逢暴风雨就’水漫金山’,出来走一圈,鞋底下全是泥。”但她还是留了下来。



1992年,周芳的单位分配了房产,那是在北蔡地区莲溪一村(北中路354弄)的一套房子。1995年孩子出生后,她一边忙于工作,一边照看孩子。2003年,她从公司一名普通的员工变为了经理。后来,她出了部分资金买下了这套房,房子从公有变为了私有。


2005年,在同事的建议下,周芳来到浦东北蔡的紫叶花园,只看了一次,就买了。这个小区在北中路的另一头,北中路354弄的北侧,临近北蔡镇政府。当时也是因熟悉北蔡而购买了紫叶花园的房子。


在上海待了25年的周芳深有感触,她从20岁到45岁,从懵懂的青年到即将进入更年期的中年人。


曾经,她向往市中心的生活,而现在,上海高昂的房价已让她不再抱有希望,不再想在市中心置业。上海的规划利好设施很多,市中心的建设已接近饱和,近些年来,郊区的规划设施日益增多,除经济有限的刚需族外,越来越多的老上海人也选择了在外环外区域置业。2015年,周女士一家在金山购置了一套新房。


多年来,年轻人从四面八方而来,涌入这座城市,不断拼搏,不断奋斗,换取在这座城市不同区域、不同地段、不同楼层、不同面积、不同房龄的居住地。我想,无论哪个时代来到上海的年轻人,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想在上海拥有一块自己的水泥地,哪怕是片砖片瓦。


买了房,才有安全感


晚高峰的徐家汇地铁站人来人往;作为1/9/11号线的交汇站,徐家汇站每天能吸引35万的人流。而在徐家汇站乘坐地铁的乘客们,大部分来自早期的城郊结合部——九亭、泗泾、嘉定南翔、嘉定新城……李伟也是他们中的一位,他已经拥有了自己的房子。每天他都在徐家汇地铁站乘坐11号线到嘉定新城地铁站,再倒一次公交或骑着单车回到家中。


还记得2012年6月毕业的那一天,他和女朋友一同来到了上海。刚到上海,一切都是陌生的,彷徨过,后悔过。他们与他人合租在三居室里,原本120平的三房被二房东分割成了7/8间房,还得和他人共用厨房和浴室。


第二年,工作稳定后的他们将房子换到了老公房,那是38平的一居室;房间前面的涂料已有部分脱落,10平的厨房与客厅相连,卫生间没有窗户,常年潮湿,但好在再也没有人与你一起抢卫生间了。


好景不长,两个月后,老公房的弊端显露无疑。隔音效果差,楼上楼下的脚步声,前面楼栋有一户人家的夫妻俩总会争吵,停车场处的灯光总会照射到室内,每天早晨总有几位老年人在庭院里闲谈……


刚到上海时,听说家里的亲戚在外环外买房了,李伟还有些许的不屑,“距离市中心太远了,上下班太不方便”。而没想到,那时候的自己从未想过买房会那么难。


在上海买套房的念头第一次钻进他的脑袋是在2015年。那时候,他们房子的租期到了,而他们根本没想好下次租在哪儿,每晚临睡前,打开租房app,一片茫然。“距离工作地点近的房子价格高,房子老旧;房龄新的又距离工作地点太远。”内心越来越渴望能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想买房,首付却不够。“量价齐升”、“土地市场‘地王’频出,房价上涨”、“同比上涨XX%”等词是2015年楼市的代名词,它们频繁出现在关于上海楼市的新闻中。 “330新政”、“央行累计六次降息五次全面降准等”新政频繁出台,身边的同事朋友纷纷购房。这带给了李伟前所未有的压力。“我很想买房,但我们买不起。”李伟心里很清楚,如果真的要买一套房,那必将掏空家里多年来的积蓄;或许将来为了减轻他和妻子还房贷的压力,父母延迟退休时间。


他不敢想下去,但他知道,如果现在不买房,将来价格上涨的幅度将更大。在一家人协商后,他在嘉定新城购置了一套小三房。购房后,他计算了下自己的还贷时间;从28岁一直还到48岁,压力又增大了。但他知道,有了房,自己才有了安全感。



此刻的我,正坐在办公桌前,浏览着页面上的新闻,这些天,“南京河西近万人排队抢房”的新闻刷爆朋友圈。发小在南京工作了一年多,好不容易集全家力量凑够了首付,但3月的限购政策让他倒吸了一口凉气,现在的自己连买房的资格都没有。看到“排队买房的新闻”,他陷入了惊慌,两年后他是否买得起南京的房子,他是否要选择逃离呢?


6:30整,偌大的办公室渐渐吵闹起来,同事们准备打卡下班。他们中有的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有的是在上海工作多年、已买房的人……各式各样,形形色色,代表了在上海生活的各类群体。而绝大部分以租房为主,为了自己的梦想不断拼搏。


出了办公楼,雨还在下着,一阵凉风吹过,我裹了裹身上的衣服,往地铁站走去。


(文中人物名字均为化名)


以上是正文,来自上海房产荟

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上海房产荟”,这里有最奇葩的盘点、最客观的测评、最实时的数据、最动人的故事、最真实的探盘……有你想要


绿地香树花城

举报 | 1楼 回复